sayaKo零号机

废物一个 吐黑水 发牢骚 偶尔更新流水账

【brujay】白短袖(傻白甜OOC)





*只是傻白甜,写到后面我什么也没在想了。

*极端迷妹眼镜。

*私设桶的视力不好。




    哥谭宝贝从不太早的起床,只是今天是个意外。去他的董事会,布鲁斯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像一具会动的尸体那样浑身僵硬的走到洗手台前。镜子里的人看上去疲惫不堪,黑眼圈像两个秤砣似的挂在他脸上,把他的嘴角无限的往下拉。昨天夜巡时他被刀划了一下,伤口刚好在他的嘴巴旁边,该死的。布鲁斯摸到发胶,冲着脑袋一阵乱喷后瞎抓了几把。“阿尔弗雷德!”他用尽力气大喊。

     “布鲁斯少爷,您的修养哪去了?”阿福适时地拿着他的小工具箱和布鲁斯的昂贵西装出现。布鲁斯闭上眼睛面对他,任凭阿尔弗雷德拿着各种化学物品和小刷子在他脸上扫来扫去。不出五分钟,一个容光焕发的布鲁西宝贝出现了,布鲁斯对着镜子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好极了,他真的不喜欢亲自动手做这些。要知道,化妆和易容可是两码事。

    “很遗憾我今天没有为您准备咖啡,我急着去市场采购新鲜食材。”阿福边为他整理领带边说,“您知道的,我必须得为全家的饮食健康操劳。所以麻烦您自己去路边买一份吧。”

    令人沮丧的消息,布鲁斯迷迷糊糊的想。他直到被车里的冷气冻着时才真正的清醒过来,车外的风景轮流变换着,白天,美好的白天。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家咖啡厅,招牌旁边有一只简笔画猫咪。

    “就这。”他说道。

====================


    杰森可没料到会在这碰见布鲁斯。这是他安全屋旁最近的一个咖啡厅,他实在是太需要这样舒适的氛围来工作了。罗伊把屋子里搞得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世界大战,他醒来时被零件和袜子的混合物包围着。这他妈恶心极了,他把罗伊大骂了一通,然后逃出了那个洁癖者墓地,寻寻觅觅的来到了这里。杰森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一只杂色的猫咪跳上他的腿,在他的大腿上团成一个毛球。没错,这是家温馨的猫咪咖啡厅。

    就在他全身心的放松下来时,一个顶着欠扁英俊面庞的高大家伙走了进来。杰森抬起头,一脸错愕,对方显然也没想到会碰见他,他们俩就这样尴尬的对视了好一会。 一旁的女服务员小心翼翼的凑过来:“先生?…呃,你们是一起的吗?”

    “噢,是的。”布鲁斯条件反射的回答,而杰森忍不住捂住了脸。



==================



    两个人,一只猫。蝙蝠侠和红头罩。

    布鲁斯边翻看手机边偷偷抬眼打量杰森。他今天看上去很休闲,红头罩能穿着白短袖和牛仔裤出门的机会可并不多,再加上运动鞋,和那副罕见的无框眼镜。很斯文,他在心里默默评价道。

    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他们俩身上,照得人懒洋洋的。一阵猫咪的呼噜声响了起来,杰森和布鲁斯不约而同的抬起头互相看向对方。最后还是杰森先开的口:“呃……你知道的,猫咪咖啡厅。”说完他指指自己的腿:“这儿就有一只。”

    “嗯…好吧。”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很久没在这样平和的氛围下和杰森见面了,上一次他们碰在一起时蝙蝠侠冲红头罩扔了七八个蝙蝠镖,而红头罩回敬他一梭子子弹。再上一次他们在红头罩潮湿却干净非常的安全屋里,在有些年月的床板上交叠身体。布鲁斯似乎又听到杰森那绵软的喘息和沙哑的呻吟萦绕在耳边,他摸摸鼻子,装模作样地擤了擤。杰森看了他一眼,随后垂下眼帘专注的进行着手上的动作,似乎不准备再为他挪出任何的注意力。
    不过杰森好像也并不是这么打算的,“”你怎么会在这?”他状似随意的问道。

    布鲁斯的视线游移了一会:“阿尔弗雷德出去采购了,我只是来买杯咖啡。”隐隐约约地,他觉得有什么事被他忘记了,不过那些都不重要。

    “嗯哼……”杰森耸耸肩膀,活动了一下脖子,“我想你是时候自立了,老家伙。你不能总让阿尔弗雷德给你泡咖啡。”

    “实际上,速溶和咖啡豆都没剩了。”

    “挺少见的,发生了什么?”

    “提姆回家住了一段时间,差不多是公司忙着搞绩效那会。”

    杰森撇撇嘴:“这是你自作自受,不过鸟宝宝确实应该稍微远离咖啡因一点了。”他手指上的活动停了下来,转而握住鼠标,看起来像是在做什么调整。杰森的视力看起来又下降了一些,那双翠绿的眸子此刻眯成了一条线,瞳孔摇晃着寻找细小的目标物。布鲁斯盯着杰森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有一些苍白的脸,“你在做什么?”他抛出一个无聊的问题。

    “做一些备用身份的档案……”杰森又凑的离电脑屏幕近了些,“为未来的工作做准备。”

    “好习惯。”布鲁斯小声嘟囔。他看着杰森那么认真的忙着自己的事,而自己只能坐在这对着手机屏幕发呆。气氛还算好,尽管距离他的咖啡的到来似乎还遥遥无期。刚才那个服务员端着托盘,把一杯色彩清新的饮料放在了杰森面前。“先生,您的橙汁。”她说。

    杰森简短的说了声谢谢,然后他看见蝙蝠侠脸上茫然的表情。“怎么了,有意见吗?”杰森不满的说,“别以为橙汁是小恶魔的特权。”

    其实我也挺爱喝——布鲁斯想说,不过他还是把话咽了回去。“不……我只是,”他卡壳了一会,“你今天看上去……很好。”

    杰森大大的吸了一口橙汁,眼神怀疑的看向布鲁斯,好像他是个高烧病人。“谢谢,我觉得我平时看起来也挺好的。”他干巴巴的说。

    “好吧……”布鲁斯沉吟着向后靠在柔软的靠背里。

    这挺奇妙的,他想。那个会在哥谭的夜晚端着机枪扫射的红头罩,正穿着一条简单的白色短袖,喝着儿童色彩的柳橙汁,像个大学生似的捣鼓电脑。

    坦白说,布鲁斯喜欢他这样。他喜欢看自己曾经的助手,罗宾,儿子,像个再普通不过的年轻人那样,过上平淡又幸福的生活。他可能会去学习美术,或者交三四个女朋友,然后和其中一个结婚,拥有一个普通的人生。只是那一切都被他亲手打碎了,亲手。杰森再也无法从他犯下的错里抽身离开了,不论是哪个他。曾经布鲁斯也想过,如果杰森只是他的养子,没有罗宾,或者他甚至根本没有把杰森捡回来……

    杰森手上的动作停下了。他定定的凝视着布鲁斯的脸,绿色里闪烁着光亮。他忽然伸出手来,这动作太突兀了,布鲁斯甚至往后仰了一下。他感到微凉的手指在抚摸自己的唇角。他紧张的绷紧了背。

    “……”杰森仔细地看着那,“夜巡受的伤?”

    布鲁斯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那条伤口,拜蝙蝠受过训练的眼睛所赐,阿尔弗雷德的化妆技术并没能骗过杰森。“噢,是,是的。”布鲁斯后知后觉的去摸那块地方,杰森适时地缩回了手,“被一个家伙偷着划了一道。”

    杰森笑起来,是那种刺人的笑,但它又的确发自真心。他的眼睛亮晶晶的,里面除了纯粹的情感外还杂糅了什么别的东西,“看上去蛮性感的,老家伙。”他故意放轻了语调,使色情的气息被释放的恰到好处。



==============



    红头罩受了伤。侧腹处一块大面积的擦伤,混杂其中的撕裂性伤口,和打入体内的一管肌松剂,他根本没法自己走路。“坚持下,杰森。”蝙蝠侠搀着他,“马上就到了。”

    红头罩发出抱怨的哼唧声。等他们终于到了安全屋时,杰森几乎软成了泥。他重重的瘫倒在床上,艰难的说道:“谢谢你,老家伙,你做的够多了。现在快滚吧。”

    布鲁斯站在他床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你受伤了,需要处理伤口,”他以确凿的口吻开口,“你不会想感染的。肌松剂的效力还有八个小时。”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最后杰森默许似的合上眼睛,布鲁斯在他身旁坐下,摸出床底的医药箱。沾满了酒精的棉花按压在粗糙的伤口上,杰森发出吃痛的嘶嘶声,眉头紧皱,汗水直流。“嘘,忍一忍,杰森。”布鲁斯哄着他,好像他还是个孩子,“很快就会结束了,很快。”

    他依旧怕疼。在酒精覆盖上更加深入的伤口时杰森发出含混的呜咽声,布鲁斯尽可能轻柔的对待他,但杰森还是睁开了眼睛瞪着他:“操他的,你就不能再轻点吗?”

    “我努力了。”

    “那就再努力点,”他用发哑的声音说道,“是你自己说要帮我的。”

    然后杰森就闭上了眼睛,身体一动不动,仿佛睡死过去了一样。只是那呼吸太过平稳,真相一触即穿,布鲁斯感觉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了什么,但他无法确定这件事。

    他只知道,若是杰森身旁的人不是他,他绝不会因为疼痛而漏出半点呻吟。


===================



    “先生,您的咖啡。”悦耳的女声忽然响起来,布鲁斯抬头看向她,是一个挺漂亮的姑娘。一头富有光泽的红发,绝对是迪克喜欢的类型。“”谢谢。”布鲁斯说道。红发姑娘走远了,他听见几个服务员聊天的声音:“嗨,杰丝?你不是应该在做义工吗?”

    那女孩咯咯地笑起来,“义工在下午,你忘了?别聊天啦,伙计们。”她边说着把忙里偷闲的服务员们一股脑推向里头。布鲁斯忍不住回头多看了她两眼,杰森吹了声口哨:“哇哦,哥谭宝贝的新欢人选这就确定了?”

    “别闹,杰森。”布鲁斯装出一副严厉的样子,又放松了语气,“她看上去是个好孩子。”

    “啧啧。”杰森摸出手机,“如果我告诉迪克,他绝对会飞奔过来追求她的。”

    “不要出于无聊折腾你的兄弟。”

    “这可是我操蛋人生里的唯一乐趣。”杰森一副心碎的样子,谁都知道那是装的。布鲁斯露出了属于大蝙蝠的表情,这很有效,杰森果断停止了他那让人糟心的演技,继续专注在他的工作上。工作,工作,“对了,”布鲁斯猛然想起,“我还要去参加董事会。”

    “祝你车毁人亡。”杰森头也不抬的说。瞧瞧他,又在演,他就不能好好的说句话吗?发自肺腑的?布鲁斯从他脸上抓住了那一丝丝寂寞和不舍,他走到杰森的身旁,弯下腰亲吻杰森的耳朵。他满足的听到杰森呼吸一滞,然后红着脸震惊地盯着他。即便是隔着镜片,那双绿眼睛里飞出来的刀子也足够凶狠了。

    “不坦率的孩子需要惩罚。”布鲁斯用唇语和他说。

    “这他妈可是公共场合!”杰森无声的表达着愤怒,“你最好能保证我们俩不会上第二天八卦版的头条!”

    布鲁斯只是又给了他一个吻,嘴对嘴的那种。咖啡厅里终于有人注意到他们了,其中几个人正窃窃私语着布鲁斯韦恩这个名字。杰森惊恐地看向他,布鲁斯忽然来劲了,他抚摸杰森的嘴唇,手指恋恋不舍的滑下来。“再见,宝贝。我会想你的。”哥谭的花花公子说。

    手机拍照的声音此起彼伏。在布鲁斯离开的下一秒杰森快速的收拾完毕并冲了出去,这他妈的。他红着脸摔下安全屋的门,无视罗伊困惑的表情。杰森窝回自己的床上,用衣领蒙住自己的脸。狗屎蝙蝠侠,他恨恨的想。

    敲门的笃笃声响起来。“嗨,早上的事我错了,你能别生气了吗?”罗伊像个傻子似的说道,“不过你的脸为什么那么红?杰鸟?”

======-=====

天国的猫咪。标题来自我钟的新歌,不过和那首歌没屁关系,就写着玩(。
对,杰丝是谁大家都知道。我喜欢这种白天打打工偶尔去做义工活动的小姑娘。

热度(238)

© sayaKo零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