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aKo零号机

是个一无是处的垃圾烂货 吐黑水发牢骚 偶尔更新流水账

【brujay】五月二十日(OOC慎)

*午休疯狂写段子,然后睡不了觉(泪

*终于写了他俩

*单身快到520的时候总是特别多愁善感

*文的源头:他们终于比肩而行。

*作业bgm:Reforget-lauv

*请往下看❤

    布鲁斯从花店出来时,手里多了一捧玫瑰。他重新把风衣领子立起来以遮挡寒流的侵袭,忽然下起的暴雨让他不得不驻足花店门口。

    “需要伞吗?”金头发的女性店员和善的向他伸出了援手。布鲁斯冲她露出一个抱歉的笑,“谢谢你的好意…”他迟疑了几秒钟,继续说道:“我等一会就好了。”

    “好吧…”店员疑惑的看着他,不过她还是退回了店里。布鲁斯只得缩在花店屋檐下的阴影里,躲避倾盆大雨的冲刷。哥谭不常下这样的雨,他想,偶尔这样一次也挺好的。

    等待的时间无聊又漫长。也许只过去了几分钟,但他却觉得像是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手机落在车上了,布鲁斯多少有那么点沮丧。不能否认,即使是蝙蝠侠也喜欢在空余时间刷刷推看点新闻什么的。尽管布鲁斯大概会把原因归咎于哥谭宝贝的形象维持,但他的儿子们的推特确实都非常有趣。唉,一个乐趣没有了。他叹了口气,把手藏回温暖的大衣口袋里,而抱着玫瑰的那只手早就冻的快要失去知觉。清醒点,布鲁斯,他对自己说,雨马上就会停了。

    昨天他在正义联盟几乎从早忙到晚,而哥谭的人民又非常不让他省心。蝙蝠侠的每一天都非常忙碌,而这一切在外人眼里不过是布鲁西先生又翘了几次董事会。疲劳始终山一般的压在他身上,而他并没有多少歇息的时间。今天倒是个例外,布鲁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团白雾从他嘴里被呵出来。他抬起手看看表,好吧,这才过去三分钟。

    雨越来越大,砸在地上的听上去不像是水滴,更像是玻璃珠从几万米的高空上倾泻而下。哥谭被这样大的雨褪去了坑洼的外皮,露出她里面灰暗却柔软的一块。街上几乎看不到人,只有一对父子从马路对面飞奔过来,年轻的父亲还抱着满满一袋食物。他们是来借伞的,毕竟他们来的方向的店几乎都打烊了。“在这等我下。”父亲给他的儿子留下了一个额头上的亲吻就急匆匆的推门进去了。那孩子有着卷曲的黑色头发和宝石一样的绿眼睛,这让布鲁斯想到杰森。只不过这男孩看上去比杰森要乖巧许多。似乎是察觉到布鲁斯的目光,那男孩抬起脸,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嗨,你没带伞?”

    “是啊,你们不也是?”布鲁斯对待孩子时的语气一向温柔。那男孩听到后耸了耸肩,“差不多吧。”他歪头的样子也很像杰森,“都怪爸爸把伞弄丢了,我们只能一路淋着雨跑过来。不过说实话,我其实觉得挺酷的。”男孩眼神闪闪发光,就像想要得到认同的小狗似的。“所有男孩都觉得在暴雨里奔跑是一件很酷的事,”布鲁斯也笑起来,“只不过你和你爸爸大概会一起被你妈妈教训。”

    男孩不满的撇撇嘴。他的父亲在这时推门出来,手上多了一把漆黑的大伞——布鲁斯猜这是店员之前想借他那把。“看来你们相处的很愉快。”他看上去心情不错,绿眼睛闪着光的样子和他儿子一模一样。布鲁斯和他们俩打过招呼就目送着一大一小的身影消失在灰色的雨幕里,他盯着远处不知名的地方,脑袋里全是他曾经的养子,曾经的杰森。

    布鲁斯不记得以前是否也和杰森一起挤在一把伞下过,但他们曾经如影随形。大大的黑色披风,和小小的明黄色交织在一起。蝙蝠侠和罗宾,父亲和儿子。他们的关系并不是那么难界定,但一切都在那一抹明黄消失的时候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布鲁斯不记得自己那段日子过得有多么灰暗,也许是人的选择性失忆作用,他无法清晰的回忆起那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所有的事总会变成飘远的灰尘,留下的只有它们曾经烙下的痕迹。阴晦的悲伤和愤怒在他的胸腔里倒腾,仇恨是永不停止咆哮的猛兽,布鲁斯唯一能做的就是造一个铁笼,把一切蝙蝠侠不需要的情绪都锁起来。让它们在心里腐烂发臭,流出难闻的酸水。

    后来呢?后来杰森回来了,带着无处安放的愤怒和委屈,以暴力染红他的双手。他质问蝙蝠侠为什么不为他复仇,而小丑发出病态的大笑。他一生也忘不掉那时的场景,他无法忘记杰森那年轻却满是伤痕的脸上真切的悲伤,吐出的话语夹带着刀子射向他的心。他多想告诉他,蝙蝠侠无法杀人,但布鲁斯能,他能并时刻想着这么做。

    只是他无法让自己的双手染上鲜血,这将会是一场灾难。布鲁斯阖上眼睛,冰冷的空气萦绕在他的四周。没有人是完整的,没有人。他觉得头疼,布鲁斯看向自己的手腕,指针比刚才多走了五个格。雨终于停了,雨做的厚重幕帘终于被揭开,阳光逐渐穿过云层照耀到哥谭的角落。布鲁斯在车上用力的踩下油门,一旁的玫瑰看上去仍然新鲜动人。

    他的目的地在一所不起眼的公寓里。管理员睡着了,布鲁斯只能在便签上写下来访者的名字。电梯的灯一格一格的跳跃着,慢得人心烦意乱。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推开了那扇咖啡色的门。

    里面静悄悄的,让人想起房间的主人是在通宵后才回来的事实。沾着血的皮夹克被扔在一旁的沙发上,枪搁在茶几上,而它们的正主在床上睡的不省人事。布鲁斯轻手轻脚的把玫瑰放在床头柜上,并俯下身去亲吻杰森的眼睛。杰森不满的朝床里边缩了缩,正好为布鲁斯腾出了一个位置。于是他从善如流的脱下大衣,和杰森并排躺在一起。

    “…一股哥谭的臭味,”杰森咕哝着抱怨,“外头下雨了?”
    “嗯,很大的雨。不过已经停了。”
    “你带了花来,玫瑰?”
    “没错,感觉怎么样?”
    “讨厌的老家伙…。”杰森终于睁开眼睛,绿色里是森林和沉静的湖泊,“该死的浪漫。”

    布鲁斯笑起来,他凑过去亲吻杰森的唇角,而对方并没有避开。 杰森似乎打定主意要再睡个一会,而布鲁斯也乐得奉陪。把青年拥入怀中时他们一起闭上眼睛,约会地点改到梦境,房间里充斥着玫瑰的香气。

热度(67)

© sayaKo零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