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aKo零号机

废物一个 吐黑水 发牢骚 偶尔更新流水账

【42】砂糖人生(OOC/OOC/OOC)

*午休真的是放飞自我的好时间

*一个突发脑洞 当段子看看就好

*标题与内容没有任何关系

*往下看吧❤




1:00 P.M.

        达米安难得的去了学校食堂,嘈杂的人群和劣质食物的交错让他烦躁的皱起眉头。他干脆挑了一个人群中心的位置用来表达他的自暴自弃——达米安惹了家里最不能惹的人,而他正在被放生。他阴着脸,狠狠地咬下一块三明治,浑身流露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不断有路过的学生看着他窃窃私语:“那不是韦恩家的小少爷吗?他怎么沦落到食堂来了?”

        不过中午吃饭的时间是学生们分享八卦最好的时间,就算旁边坐着一个叫做达米安韦恩的大型怨念集合体也一样。“听我说,珍妮,”金头发的姑娘兴高采烈的说,“那个文学系的杰森陶德昨天和我搭话了!”

        “什么?那个会跳舞的?”珍妮尖叫起来,“我的老天啊,他居然和你搭话?!发生什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他和我借作业抄,”金发姑娘一脸神往的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幸福甜蜜的时刻,“但你知道他说话的声音有多温柔?再看看他在舞蹈室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我简直以为我们正在谈恋爱!”

        “得了吧,他对女生都那样,别想太多。”达米安忽然开口,两个女孩子突然吓了一跳,奇怪的看向他。“韦恩?”珍妮警惕的看着他,达米安在学校的名声可不是那么好,“你认识他?”

        达米安冷笑一声,钢蓝色的眼睛里流露出真切的傲慢:“熟的不能再熟了。”

2:45 P.M.

        达米安下午没课,这就是他在沙发上岔着腿打游戏的原因。还好阿尔弗雷德没有没收他的公寓钥匙,和一帮蠢货一起住宿舍简直是太可怕了。屏幕上出现死亡的字样,妈的,达米安把手柄扔到了一边。他又想起中午那两个女生了,还有讨厌的杰森陶德。

        达米安仰过头去,放任自己深深的陷进沙发。温柔?那个杰森?不,绝不可能,起码他们交往这几个月来他就从没听过杰森温柔的对他说话——也许只有被操的神志不清的时候他才足够称得上温顺,其他时候的杰森就像一个稻草堆,应该禁止他接触任何明火。

        但达米安就是明火。熊熊燃烧,永不熄灭。

        他扫视了一圈凌乱的公寓,就像每个单身男人的家里那样乱。其实这里平时会有人打扫,有时候是阿尔弗雷德,有时候是杰森。杰森还会给他做很多食物,该死的好吃。但他们正在吵架,达米安看着天花板发呆,他们总在吵架。

        以前解决争执的方式要么是凶巴巴的操一场要么是打一架,他们的愤怒来的快去的也快,像这样两个人一句话都不说的情况还真的是第一次。达米安和他的父亲不一样,他虽然继承了花花公子英俊风流的容貌,但他并不是一位真正的花花公子——就连表象也不是。达米安更像一头狼,他总是精准的咬上猎物的颈动脉。但他没能抓住杰森,杰森是另一头狼,他们都富有攻击性,冷漠又刻薄。但杰森比他感性得多,看电影他总是哭的那个。

        杰森,杰森陶德。达米安阖上眼睛,越来越多的杰森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而他不能赶动他们一分一毫。达米安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一个小小的三明治填不饱肉食性动物的肚子。如果我现在去和他道个歉,他会接受吗?达米安想。

        很快他就否决了这个方案。

3:10 P.M.

        “停!停下!”杰森用力的拍拍手,音乐戛然而止,正在排练的社团成员们胆怯的看着他。“”瞧瞧你们的样子!”他愤怒的大吼,“懒惰,懦弱,一帮该进屠宰场的猪!就跳成这怂样你们也想上台表演?谁给你们的勇气说我喜欢跳舞?重新来!”

        他重新回到墙边,站在后面恶狠狠地盯着这些菜鸟。“谁再跳错一个动作,我就把他拿去喂狗。”他大声说道。

        音乐又放起来了。迪克拿胳膊肘捅捅他,“嘿,小翅膀,”他说,“怎么火气这么大?”

        为什么?他也不是很清楚,杰森觉得脑子就像一团浆糊,浓稠浑浊,搅拌不均。迪克隐约猜到是什么了,经验告诉他也只能是那一件事:“你和达米安又吵架了?”

        杰森瞪了他一眼,迪克知道自己猜对了。“听着,杰森,你们不能总是这么剑拔弩张。谈恋爱这种事得给对方空间,但是你们?根本就是两个变态控制狂!我觉得你们俩就差在对方屋子里装摄像头了。”

        杰森别过脸,看来是不准备理会迪克的每一句话。但他不会给杰森这个机会的,他出名的烦人,富有耐心,并且喜欢充当爱情导师。“你们冷战几天了?”他问。

        “…三天。”杰森闷闷的开口。迪克揉揉杰森的脑袋,就像一位兄长对他的弟弟做的那样,“我建议你去和他道个歉,”好哥哥循循善诱的开口,“这样你们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然后恩爱如昔。你知道达米安的耐心,也该知道他其实是爱你的。”好极了,杰森看了他一眼,这说明杰森动摇了。

        “当然啦,你也爱他,不然你们怎么会在一起?”迪克笑眯眯的说,“所以,安啦,你们会好起来的。”

3:55 P.M.

       “达米安?”杰森推开公寓的门,看见里头乱糟糟的。他在屋子里走了几步,并没有看见那个他想找的身影。也许他出去吃饭了,杰森想,我得等一会了。

        他躺倒在沙发上,熟悉的味道充满了他的鼻腔。杰森把挂在沙发扶手上的外套扯下来盖在自己身上,达米安的外套,他缩起来,阖上眼睛深深地呼吸。

4:30 P.M.

        在视野触及沙发的那一刻,达米安感到自己正在心跳加快,就像一个坠入爱河的小女生那样,在他看见杰森盖着他的外套在沙发上睡觉时,他觉得自己的脸热烘烘的。

        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坐在地上和杰森面对面。他看起来那么平和,收敛了所有的锋芒,将柔软的内核毫无隐藏的袒露在外。达米安热切的注视倾泻在杰森身上,他感到嗓子发干,呼吸变得急促。达米安终于忍不住去亲吻杰森的鬓角,湿漉漉的吻落在他的脸颊上。杰森被他弄醒了,“达米安?”他开口道,绿莹莹的眸子仿佛蒙着一层雾气。

        “嗯。”达米安的嘴唇在杰森的脖子上磨蹭着,吐息喷洒在光裸的皮肤上,一阵瘙痒感让杰森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嘿,听我说,达米安…”他的嗓音还带着刚睡醒时的沙哑和软糯,“我得,我得和你说声…抱歉。”

        达米安诧异的抬头看着他,杰森仿佛压根不在意他,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我之前不应该对你那么凶的,那样不对。”杰森听起来有些语无伦次,“虽然我对你说了很多难听的话,”他的语调温柔的能掐出水,“但是…我…”

        达米安亲上了他的嘴唇,“嘘,别说了。”小小的喜悦在他心里疯长,他似乎能够理解白天那两个女孩子说的话了。一个他从没见过的杰森,他想。也许一个宁静的午后能让他们俩都安静下来,现在他们只是接吻,并互相抚摸。

        “我们和好了吗?”达米安问他。在上衣被脱掉时杰森大笑出声,“当然啦。”他的眼睛亮晶晶的,“我爱你。”

        “我也是。”


*吵架的真相是因为一个没打匀的鸡蛋,达米安少爷的嘴太挑了。

*因为米没有道歉,所以他们还会继续吵。

*杰森是hip pop舞者,而迪克是跳芭蕾的。

热度(122)

© sayaKo零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