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aKo零号机

是个一无是处的垃圾烂货 吐黑水发牢骚 偶尔更新流水账

dlrg小段子02

02

        “我他妈就不该相信你出门时的鬼话!”rg愤怒的把肩膀上的dl摔到柔软宽敞的沙发上,一米八八的身高和绝对不轻的体重对他来说仿佛不存在般。dl措不及防的被扔了出去,正觉得后背一阵钝痛,想要伸手去揉却带动了侧腹受伤的肌肉,疼得要命,他想。正巧rg欺身压了上来,沙发因为增加的重量而再度往下沉了沉。“你是不是觉得你很厉害,替我挨枪是你活该?”他咬牙切齿的说着这些话,“你到底是他妈的不相信我对吗!即使你不帮我挡枪我也不会死掉!”他的嘴唇颤抖着,苍白的没有血色。

        这次的任务实际上从始至终都很顺畅,除了那个因为他们在汽车里亲吻彼此而错过的次要目标。然而没有人告诉他们那个目标才是他们一年前开始追踪的事件的幕后推手。真见鬼,dl背着一个军火库准备赶去目标所在的仓库。跨上摩托车的时候他听见耳麦里传来冷静的男性嗓音:“狙击已经就位,你能快点吗?”

        “你怎么不说你抢了我的车呢?”dl短促的笑了笑,随后他听到那边传来不屑一顾的声音。一阵信号不良的声音响起来,他猜rg把耳机关了,这人就是这么面皮薄。摩托车在道路上奔驰,耳边灌满了风的声音。仓库位于一座废弃的农庄中,天知道rg怎么在那到处都是小型啮齿动物的平坦草原上找到狙击点的,dl从军火库里摸出一把冲锋枪,警惕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这里地势平坦开阔,只有在距离仓库100米左右的地方才能够找到合适的掩体前进路线。他想起来自己有一会没和rg说话了,于是他把耳麦往里塞了塞,说道:“喂?rg,我想我需要你告诉我一条到那里的安全路线。”

        耳麦那头没有回音,在一阵沙沙声后,一个不认识的声音开口了。

        “喂,你是来杀我的人吗?”

        dl的心猛的一沉,这帮人用了信号干扰弹!他大约猜到了rg所处的情况——狙击点暴露后被敌人俘虏,并用于要挟自己这个该死的、有固定效忠对象的职业杀手现身,从而摸索到他们的上级。“我想这和我们接下来要进行的谈话关系不大,”他故作轻松的说着话,同时背着他的背包,拿着冲锋枪尽量小心的移动。他早就记住了仓库的位置,但他始终不知道他们的火力配置,所以他不能冒险。“说吧,你想知道什么?”他问道。

        “你可真直接,”那头的人哼笑了几声,“那我也直接一点好了,”他的语气里透着胜券在握的、令人感到厌烦的气息,“我要你们家…嗯,往陆地南边的走私航道。”

        dl皱起眉,这可真是狮子大开口。虽说上头并不差钱,但是这条航道为家族带来了太多的利润,而且逐年有增加的迹象。虽说为了把rg救回来他牺牲什么也不在乎,只是他还是家族圈养的职业杀手,他仍然是家族的人。

        “我虽然想回复你,”他沉默了一会,随后对着仓库里那个充满自信的人说道,“但我必须请示上级。”

        那头告诉他,一切自便,不过最好在三分钟内结束谈话并给出他想要的结果,否则仓库里那可怜的小伙子就要吃枪子了。dl手中紧握着冲锋枪,他暂时的关掉了通讯器,随后拨通了nob的电话。“嘿,老大,”他压低了声音,“我遇上麻烦了。”

        dl花了几秒钟告诉nob事情的来龙去脉,“很抱歉这时候我在俄罗斯,没办法直接替你们爆了那白痴的头,”她罕见的有些生气,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杀意,“但我会替你把ch叫去帮忙的。至于那条航道,他想要就拿去好了,只要这能救我的管家的命。”

        dl停顿了一下,“谢谢您。”他说。而他得到的回答只有不断的忙音。他向来知道这位小姐的脾气以及对效率的要求,dl低头看了看表,电话用掉了他宝贵时间中的20秒,而他还有两分半多的时间用于摸到仓库里头。
    足够多了,他想。

        rg坐在正中央的木椅上,双脚和双手都被捆的严严实实。嘴里被塞满了异物,该死,他想,这下他可没办法把嘴里的刀片弄出来了。面前矮胖的男人缓慢的踱着步,表情不耐的看着表,“嗯…已经过去两分五十秒了,看来你的生命只剩下十秒钟左右咯。”他示意手下准备好。“10,9,8……”黑洞洞的枪口抵上了rg的太阳穴。

        “5,4,3……”他听见了手枪上膛的声音。

        “…2,1。”

        耳麦中的声音恢复了,“喂?能听见吗?”年轻男人的声音轻快而张狂,“很抱歉我这儿信号不太好。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那头的声音听上去怪怪的,感觉像是在什么狭小的空间里压低嗓子说话似的。目标并没有在意这些小细节,他确信他能拿到那条航道,毕竟对方上级对这位狙击手的喜爱可是远近闻名的。“当然是好消息了。”他说。

        “嗯…好消息是,老大愿意把航道给你,”那边故意吊人胃口的停顿了一小会,“至于坏消息嘛…”

        砰!!铁网砸到了地上,dl端着两把冲锋枪从天而降,一脚踩在房间侧后方手下的脑袋上作为缓冲,快速的瞄准了用枪指着rg的人并开火,同时另一只手打掉了目标人物手中的枪——这目标真是太轻敌了,整个仓库里的守卫竟然才十五个人不到。dl冲到了rg的正后方,一脚踹掉旁边守卫手里的枪后他扔了把军刀到rg的手里。“圣诞老人来送礼啦,”dl舔舔嘴唇,“小朋友们的睡觉时间到了哦。”

        不得不说,虽然dl是个优秀的单兵作战专家,但他的确脑筋不太对劲。

        在dl第三次做出踹向敌人的裆部后射击的动作时,rg用看变态罪犯的眼神扫了一眼dl。他认命的从dl屁股后头的背包里摸出了他的加特林并冲着二楼的敌人扫射,几个可怜的家伙刚探出头来就被打的开了花。在他们冲上二楼扫荡制高点的时候,rg忽然瞥见天窗外头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他意识到了那是什么,可他没办法把正在弹道上的dl拉回来。他只能大喊,希望对方的反应速度能救他一命。

        “小心!!他们有狙击手!!!”

        dl正极速奔跑过天窗前,准备抢占前方的掩体进行射击。听到rg的声音时已经有些迟了,他只能以一个侧翻通过危险地带,但他的侧腹还是被飞掠的子弹剐蹭了一下,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弹痕。

        被子弹擦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不过dl受过更重的伤,他并不介意这些。一个滑铲到了掩体的背后,随后快速的进行射击。他看着敌人惊惧恐慌的表情,品尝他们的恐惧和血液里的兴奋。他已经太久没有这样开过枪了,这让他感觉仿佛回到了战场上。 rg将加特林架在了掩体上对准楼梯口冲上来的敌人射击,接二连三的人倒下成为尸体。虽说仓库里头的敌人数量不多,但他们已经接连不断的有外部的支援赶来了。子弹总是会消耗完的,“他们来了增援,”rg一边射击一边问,“你应该叫了增援吧?”

        dl点点头,“ch会在五分钟后赶到,还好她的安全屋离这儿不远。”话音一落,rg脑中就浮现出ch在战斗时那勇猛可怕的模样,天知道那么纤细的腿是怎么踢断球棒的。楼梯口上来的敌人越来越多,有几颗子弹甚至擦着他们的耳朵飞了过去。rg猫着腰挪到了掩体边缘,“我出去干掉那几个拿着手枪的家伙,”说着他摸了一把冲锋枪和军刀握在手里,“加特林给你用,伤员就歇着吧。”

        说完这句话后的十秒里,rg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的冲了出去,在敌人反应过来前快速的起跳,在半空中用冲锋枪解决了两个站的太近的枪手,落地时用军刀割喉了远了一点那个。随后他一脚扫翻那个准备开火的敌人,侧身闪过子弹后将冲锋枪对准了他的脑袋,开火。

        几个准备上来的都战战兢兢的看着他,眼神畏惧如同看向死神。rg站直了身板,手里的军刀一下又一下的转着圈。自己的体力并不如dl,如果每次都需要他这样高效的去做出反应的话,他恐怕撑不了多久。rg专注的思考着如何应对接下来的难关,但他却忘记了一件事。

        他忘了自己也站在弹道上。

        一切直到他被dl扑倒在地后才有实感。他只知道远的不能再远的地方有一杆枪对着他发射了一颗子弹,而他傻乎乎的没有察觉,dl将他扑倒在地才让他逃过了一劫。楼梯口的几名敌人看见他们弱势的样子想要抓住机会上来解决两人,却被dl手中的手枪一人一发打倒在地。“唉真疼…”他捂着腰呲牙咧嘴,“这下好了,两边都被那个狙击手来了一枪。”dl咕哝着爬起来。rg惊觉自己被dl给救了,他猛的坐起来并撩起dl的衣服检查伤势。猩红的颜色触目惊心,鲜血浸透了覆盖着那的布料,幸好只是擦过了肌肉。但即使是这样也足够rg吓得发抖,“你他妈疯了不成?!”他大喊道,“你明明知道冲过来你可能会被打中脑袋!”

        dl无奈地笑了笑,“我不过来你都死了好吗。”他坐在rg的腿中间,将对方的头按向自己的肩膀,轻柔缓慢的安抚着那沾上了血污的蓝发,“没事的,没事的,亲爱的…”他能感到rg的身体在颤抖,“没事的…”他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比起安慰更像是在催眠。他清楚rg在害怕什么。

        “抱歉…”rg的声音从他的颈窝里传出来,声音听上去又疲惫又可怜,“我只是…没办法再失去你一次了。”

        dl以为他对rg的安慰已经做到位了,没想到这位毫发无损的成年男性竟然像更年期的妇女一样,在车上一言不合就又吵了起来。rg用他那双蓝的清澈的眸子瞪视着dl,“我想过了,当时我在弹道上的位置根本不足以杀死我,而我不相信你不知道这一点!”他愤怒的抱怨道,“你他妈其实根本就是想逞英雄吧!”

        完了,被发现了。dl心虚的撇过头,他承认那一瞬间他除了保护rg以外动过一点别的小心思…比方说英雄救美让自己显得高大威猛什么的。尽管这看上去很幼稚,不过对于有家室的男人来说这可是人之常情呢,大概是吧。

        “我觉得你就是欠,”rg满脸的不爽,他一把扯下沾了血的领带绑住dl的手,而dl只感到了不安,“你知道么,我觉得只有把你操傻的时候你才会听话。”dl慌张的想要挣脱却发现这结打的很死。rg压上来亲吻他的额头,“嘿rg…”他拼命的用眼神示意他侧腹那一圈一圈的绷带和浓烈的药水味儿,“我相信你没忘记我可是个伤员这件事。”

        “当然没忘。”rg在他喉结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不过我可没忘记你平常对我做了什么。咱俩可都是ciel,你就等着吧。”

        dl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小白兔面对大灰狼时无助的心情。

——————
差不多写了三天左右?虽然加起来也才几个小时不过手机写文真的不爽………呃几乎没什么正经叙事都是在打枪打枪打枪,关于rg害怕的东西是过去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dl舍身替rg挡枪)不过那次非常严重,dl用了很长的时间脱离危险期,又用了很长的时间缓过来。因为那次dl差点死掉所以rg就再也不愿意看到dl给自己作人肉盾牌了……至于最后rg到底上了dl没,呃,就当上了吧(。
谢谢观赏!

热度(24)

© sayaKo零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