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aKo零号机

废物一个 吐黑水 发牢骚 偶尔更新流水账

【艾尔之光同人】我只是去找吃的【R18/触[]手xADD/慎入】

为了让add被日的很不科学的设定:add忘记带武器了

    没错我就是变态(√)

 忍不住触【】手的朋友们快走啊!!!前方痴汉出没啊啊啊!!!

(官设add是没肌肉的so……)








 

今天,16岁的少年科学者也外出搜寻着与纳斯德有关的线索。只是实在忘我的过了头,丝毫没有察觉到已经变暗的天空。Add抬头看了一眼染红的天空,认命的叹了口气。


“……只能露宿了吗。”


深夜赶路实在太危险了,这附近有很多山贼出没,野生的大型动物也不少——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没有带上武器的自己,的的确确是打不过他们的。


Add心塞的来回忙碌着支帐篷,收拾好了全部之后他点上了篝火。一段时间的活动让他出了不少汗,他略感烦躁的脱下外套甩在一边,拿上了几把小刀走到了营地不远的地方想要采集一些野菜当作晚餐。运气不好的是——营地附近根本没有任何能吃的东西了。


是被白天的那些食草动物吃完了吗——想起白天这里曾经有一大群的鹿在觅食,add皱起了眉头。他看向更加幽深的地方,看来只能到森林更深的地方去了……add点好火把,下意识的握紧了小刀,向前迈起了步子。


行进比想象中的要简单多了,不一会他的手上就多了一大把野菜。Add站起身来,想看看四周还有没有野菜,突然一个形状奇异的东西映入了他的眼帘。那是一个通体粉红的触角,大概和小孩子的手腕差不多粗细,通体还泛着水光。科学家天然的好奇心促使他走过去。Add伸出手摸了一下那玩意,啧……湿答答的,他表情嫌恶的甩了甩手。就在他站起身来的一瞬间,那条触手突然卷住了他的右脚狠狠的一勒,add一个不稳摔倒在地。然后更多的触手同时缠上了他的手腕和左脚,将add扭曲成双手被束缚着、而两条腿却大大的张开着的淫【哈哈哈】荡姿态。


“?!怎么回事……!!”add惊叫出声,他的表情充满了疑惑和惊讶,他奋力想要挣开却被更加大力的紧缚着。又有一些触【】手从暗处钻出来,带着湿滑的粘液钻进他唯一的那件单衣里,在细腻的皮肤上肆意的游走着,最先进去的两条触手停留在了微翘的乳【哈哈哈】头上,以尖端灵巧的抚弄着圆润可爱的形状。Add因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而皱起了眉头,奇妙而未感受过的电流在刺激着自己的神经,他因为紧张而紧咬着下唇,勉强的从鼻腔里发出一些闷哼。触【】手不断的挑【哈哈哈】逗着前胸,而后背上又有其他的触【】手在到处抚摸。在脊椎被触及时add条件反射的挺起了腰,冰凉的感觉在脑中的印象从未这么清晰过,恰到好处的挑动着浑身上下的每一处神经。


在挣扎之中他的裤子也莫名的被触【】手扒了下来,半【哈哈哈】勃的性【哈哈哈】器暴露在空气中,而很快就有触【】手围上来,像是发现了新奇的玩具一样的上下抚【】弄着他的性【哈哈哈】器。Add从未遭受过这样的事情——直白点说就是他是个童【哈哈哈】贞这样的意思。一波又一波新奇的刺激涌上脑海,让这位少年科学家的脑回路变得不清楚起来。他的身体变得放松起来,紧抿的嘴唇也慢慢的松懈下来,小猫般呜咽的呻【哈哈哈】吟断断续续的从嘴角流露出来,模糊的感受着这突然的一切。然后在到达某个临界点的时候他呻【哈哈哈】吟中情【哈哈哈】色的味道也愈发浓重,他几乎是拼了命的在压抑着自己高【哇】潮时放【哇】浪的呻【哇】吟声。


Add大口的喘着气,苍白的肌肤上高【哈哈哈】潮带来的绯红还没有褪去。而那些该死的触【】手却完全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再度抚弄起了他刚刚萎【哈哈哈】靡下去的性【哈哈哈】器,同时一些细长的白色触【】手探上了他的臀【】瓣,在挠痒般的触碰后,细长的触手进入了他紧【】涩的后【哈哈哈】穴。


“……呜!……”


被开始新一轮挑【】弄的地方可真是让人难以启齿。Add半眯着双眼,大张着嘴喘♂息着。这回那些触手不像刚才那样使用快攻战术了,反倒是细致的摩擦着高热狭小的甬【哈哈哈】道。触手表面附带的那些粘液很好的润【哇】滑了内【哇】壁,后【哇】穴慢慢的被细长的触【】手弄得松软下来,只要一搅动就能发出让人面红耳赤的水声。Add仍然压抑着呻【哇】吟,只是这次的语调要比刚才更加柔软——好像被那些触【】手弄的很舒服似的。过了一会,那些细白的触【】手退了出来,而新出现的是一根比通常粗细的触【】手还要鼓胀一大圈的触【】手。它晃动着抵上了add的后【哇】穴,象征性的在穴【哇】口停留了一下。


喂……不会吧。


那玩意突然进去了一个头,而仅仅如此add就痛的仰过头几乎要昏过去。刚才那点润滑在这里来算根本不够用,谁知道这见鬼的触【】手怎么这么粗啊——


Add的眼角因为剧痛不自觉的流出了眼泪。触【】手在一寸寸的往里推进着,add的腰也挺得比原来要高了一些,双腿无意识的配合着打开,用一副淫【哇】荡下【哇】流的样子来迎合着触手对自己的侵【哇】犯。“啊啊……呜……痛……”他呻【哇】吟着摇头,用无谓的动作来拒绝巨物的进入,刚才充满被羞【哇】辱的不甘的表情也因为模糊的意识而变得楚楚可怜起来,他泪眼朦胧的看着那些在自己身上四处舞动游走的触【】手。大脑早就因为过剩的情【哇】欲冲击而变得迟钝不堪,只有身体还在敏【哇】感的对那些要命的刺激一 一作出反应。那根埋在他后【哇】穴里的触手开始冲着他前【哇】列【哇】腺的地方冲撞,add不间断的呻【哇】吟起来,呜呜嘤嘤的像个被欺负的小动物。津【哇】液因为无法合上的双唇而顺着嘴角流下去,眼泪和汗水交杂在一起。他身上到处是他刚刚射【哇】出来的精【哇】液,因为囤积的性【哇】欲而格外的浓稠。


“……呜、呜啊啊……不要了……已、已经、…”他哭泣着呻【哇】吟,徒劳的向着侵【哇】犯着自己的生物求饶,“……呃啊啊!…停下…啊啊……”他的喉咙已经有些哑了,却还是无力的持续不断的呻【哇】吟着。先前的剧痛也没有了,剩下的只有迸发的快【哇】感,让人无法逃离的迷失在里面。Add已经不清醒到了看什么都是天旋地转的地步了,他只知道自己又一次到达了高【】潮,而自己确实也在以一种婊【哇】子般的姿态放【哇】浪无耻的吟叫着。


随后他只能溺在无穷无尽的欲望中。




对对对没错我是变态!!!ADD小天使hshshsprpr舔舔!!!

关于触【】手xADD其实我之前就想写了,只是没有行动。终于等到了时机成熟的今天凌晨……我把这文搞完辣!!!!

边插科打诨边写的一篇,如果有add厨能看到并喜欢的话我就真的好开心啦!!


哎我发现河蟹词用【哇】会有种内置葛炮的感觉……

热度(32)

© sayaKo零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