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aKo零号机

废物一个 吐黑水 发牢骚 偶尔更新流水账

【まふまふxそらる】……啧。【R18/傻白甜注意】

*MAFUMAFUxSORARU

*Soraru大傲娇注意

*两个人之前已经做过全套了

*H的时候mafu被我写的很有经验是为什么

 

“……soraru桑……”


高挑的青年嗫嚅着凑到soraru的身旁。穿着浅蓝色格子围裙的家政妇正做着饭,轰轰的抽油烟机声,差一点点就盖过了刚才那一声颤抖的呼唤。


Soraru头也不回的拿起几根葱放在案板上剁剁剁,菜刀和木质平面接触的笃笃声不绝于耳。Mafu只好再次可怜兮兮的戳戳soraru的肩膀:“soraru桑……”


家政妇拢了拢葱花,转过头对上青年的眼睛。眼底深蓝的颜色像晕染开了一样,和一点点高光凑在一起简直美极。青年一边擦口水一边正直的说:“夏天到了。”


“……啊?”


“我们,”青年严肃道,“没有空调啊。”


Soraru半张着嘴,保持着一副傻瓜一样的表情过了好久。他就像一尊雕塑,看着mafu那双虔诚的双眼死活说不出话来。最后他只是说:“哦。”


“‘哦’是什么意思请务必告诉我soraru大人!!!”mafu一屁股坐地上抱住soraru的大腿,小脸蛋贴着露出来的大腿蹭来蹭去,“夏天没有空调我会死的会死的会死的!!!”然后家政妇只是在心里咒骂自己贪图一时凉爽穿了短裤的决定,并没有把底下揩油吃豆腐的小绵羊青年说的话当一回事。


“所以说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小绵羊青年向上泪眼汪汪的看着soraru,一点也不萌——他差点这么说出来。家政妇的心里只想把不听话的儿子扔到搓衣板上跪一万遍。“我不怕热啊,再说要买也等到更热的时节好吗?!现在每天都吹着凉风你为什么会觉!得!热!啊!”(发动技能:家政妇的怒吼)


青年站起来,好像很受伤的低下头去,抿着嘴唇沉默了一会。


“……我知道了,对不起,soraru桑。是我太任性了。”


接着青年就转身回到了房间,随着房门关上的声音soraru在一刹那间紧绷起来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他重新面对案板——这次切的是其它的菜。刚才mafu那副受委屈的表情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什么啊,好像我欺负他了似的……不对,我好像的确是欺负他了哦。


“……”


结果……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


家政妇对着案板神游九霄云外,眼睫毛纤长的像是少女。他握着菜刀柄的那只手不断的放松又握紧,白皙的没有血色。



 

Mafu刚窝进房间没多久,房门就笃笃的响起来了。不用说也知道是谁——这间屋子里也不过这两个人。他刚换上一副蠢蠢的表情准备继续烦他的心上人,一打开门就看到他的心上人微微低着头,嘴唇抿住了一点点,像刚才的他一样。


“?soraru桑……?”


“…空调,”白皙的男子垂下眼帘,目光躲闪,“要买也不是不可以。”


眼尖的青年抓住了心上人脸颊上那浮起的一点点红晕,然后在心里默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但是他还是装出了一副可怜相:“诶?soraru桑不必勉强的……等一段时间再买也可以哟?”


“绝、绝不是因为担心话太重伤到你才答应的!”soraru一下子惊起来,一副炸毛猫的样子。他这样子倒确实蛮少见的——soraru平时给人的印象都是冷静的、理智的,充满与人的疏离感。Mafu看着这样子的soraru心里偷笑,脑子里又记住了soraru的几个表情。他用询问的目光看向soraru:“真、真的可以吗……?”


Soraru有些慌乱的看向他,随后迟疑的点点头。


“太好了!”青年一下子扑上去,脸贴着柔软的头发蹭来蹭去。Soraru明显没有心理准备,被扑的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上。肩膀上突兀的骨头磕到了地面,一阵逼人的钝痛。Soraru正准备骂人,青年紧接着吻了上来。和之前的青涩迟钝不一样,这个吻有了很大的进步——而且主导的地位变成了青年而并非soraru。


“……好了别闹了,”soraru有些难受的从这个吻中逃出来,眼睛正对着mafu的脸,“先吃饭。”


“可是我想吃你呀★”


谁教他的谁教他的谁教他的!!!!!!soraru心中骂娘,盘算着如何找出那个教坏mafu的罪魁祸首拉出来左右开弓扇耳光。Mafu在他心中简直就是一张白纸,接吻的技巧以mafu的智商领悟起来到算是容易,但是他可从来不会说黄话啊——


青年对soraru的吻愈发激烈了,然后他顺着脖颈亲吻下去,在锁骨的附近舔弄着。Soraru的敏感带太好找——大概是锁骨那块还有尾椎。敏感带被玩弄时的soraru总是咬着嘴唇不想发出声音,但还是无法抑制的漏出一点点小动物似的呜咽声,可爱的让人欲罢不能。


“改变一下顺序吧,”mafu冲着soraru说道,他的脸也开始发红,情欲的气息在空气中以浓郁明显的姿态充斥着,“晚饭待会再说。”

 

(((try一下H(((

 

 

舌头正不断的挑【哈哈哈】逗着soraru,另一只手也没闲着。Mafu的手伸进soraru宽松的居家短裤里,隔着内裤抚慰着已经开始发硬的性【哈哈哈】器。明明还隔着一层布料,对于自己行为的明显认知还是让mafu变得更加兴奋了起来。


“呐,soraru桑,”他喘息着凑近soraru通红的耳根,“soraru桑可不可以……也用手帮我做一下?”


Soraru皱着眉看了他一眼,认命的拉开mafu的裤链,将手伸进内裤里轻重缓急的揉搓。Mafu手上的动作越发过分了起来,手指恶意的抠弄着soraru性【哈哈哈】器的铃【哈哈哈】口,突如其来的刺激让soraru发出了一声难以抑制的喘息,而底下的性【哈哈哈】器也在流出更多的液体。Mafu扶着soraru坐了起来,让他把头靠在自己肩上。


这样子坐着可能会轻松点吧,mafu想。


他的意识也开始有些模糊,soraru抚慰他的力道恰到好处,适当的刺激让他脊背发麻——也可以说是因为这是soraru的手在摸他,才让他格外的兴奋。


Mafu把手放到soraru尾椎那重重的按压了一下,soraru立马就像一只猫似的瘫软下来。手指用力的在尾椎上画弧,soraru就随着力道的大小颤抖着。两个人都喘息着高【哈哈哈】潮了一次,率先清醒过来的mafu把soraru松垮的裤子连带着内裤一起脱了下来,随后凑上去吻住soraru半开的嘴唇,顺便悄悄的在soraru的后【哈哈哈】穴探入一根手指。


soraru的唇舌被青年吮吸着,后【哈哈哈】穴被塞入异物的感觉格外清晰,他不自觉的从喉间发出舒服的呻【哈哈哈】吟。“呼、呼嗯嗯……!”他紧皱着眉头,眼睛里泛着水光,“啊……哈啊……你、肺活量什么时候这么好的……”


mafu得意的笑起来:“托您的福。”


接着他把手指一下子加到三根,说好的循序渐进呢——soraru浑浑噩噩的想着。皮肉被撑开时有一些细微的刺痛,里面被毫不留情的翻搅开拓,带出啧啧的水声。内【哈哈哈】壁被有些长的指甲刮到时产生了在身上恣意流窜的电流,soraru紧咬着牙关,在不小心漏出几声情【哈哈哈】色的呻【哈哈哈】吟声后他窘迫的低下了头。


“不是说过吗,声音,”mafu请求的看着他,“我想听。”


接着他一下子插♂了进去。这下子来的太突然了,突然的soraru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他仰着头,短促而疯狂的叫了一声,随后紧紧的搂住mafu的后背,任由身上的人在后【哈哈哈】穴进出着。Mafu就着插♂入的姿势硬生生的把本来半躺在地上的soraru扶到自己怀里,这个体【哈哈哈】位好像进入的更深一些,他感到背后soraru的手搂的更紧了,紧的发涩。


“…请试着放松些,soraru桑。”他只能轻轻的拍打着soraru的后背,说些话来安抚他。Soraru的喘息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些,正眼睛发红的大张着嘴汲取氧气。Mafu握住他的腰,在soraru耳边说道:“……我要动了喔。”


“……啊!…”


他抓着soraru的腰上下动作着。soraru被他顶的神志不清,完全忘记了刚才自己是怎样克制自己的呻【哈哈哈】吟的,随着mafu的动作呜咽着吟【哈哈哈】叫。在前【哇】列【哇】腺被顶到的时候他的呻【哈哈哈】吟也更加破碎,眼睛莹莹的泛着水光,眼角发红的看着mafu然后吻上去。接着他们在唇舌的交缠中再次一同达到高【哈哈哈】潮。


Soraru大口的喘着气,眼神迷蒙的瘫软在mafu的身上。Mafu也同样的喘息着,他温柔的啃咬着soraru的嘴唇,这是个并无情【哈哈哈】欲的吻,就像是一个该死的缓冲期。只不过清醒过来的soraru并没有给mafu开展第二轮的机会。他几乎是阴狠的盯着mafu,“……我饿了,”他说,“吃饭吧。”


Mafu应允着,草草处理了下现场就坐到了餐桌上。空气中情【哈哈哈】欲的气息还非常明显,只不过soraru并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专心的虐待着筷子下的食物。看着soraru的表情,mafu悄悄的双手合十,阿门,希望我的空调还有救。





和基友聊天的时候被催出梗来写的一篇,开了lofter就觉得还是放上来吧……内容非常欢乐,我觉得我除了傻白甜以外好像也不怎么会写了。

有朝一日 我也想变成那种文风屌炸的大大呀。



审核死啦(小声

热度(220)

© sayaKo零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